• 2009-07-20

    这么点事儿

    我又发飙了!很直接,抛出去的话是“你退场,我承担责任。”我把“我承担责任”这句话重复了两遍。我还就不信邪!

    对方怯了,再不敢拿“退场不干了”来要挟!也没有再唧唧歪歪。到外面晒太阳去了。再见着面时,小心地陪着笑脸。

    这种人就只配这么对待。

    脑仁有点疼,气的。

  • 下雨,下班后接到晨晨的电话,我俩聊了一大堆话,晨晨说这说那,我有点不耐烦了:“晨晨,你别操心这么多了。我都不操心你,你还操心我。”

    晨晨说:“我都洗过澡了,换了漂亮的衣服,戴着发卡,舒服得很。你还要在雨里往回赶,我不操心你操心谁?”

    哈哈,窃喜。
  • 2009-07-13

    玉体欠安

    最近玉体欠安!

   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,低烧37.5度,不过已经退烧了。嗓子疼,咽口水都疼。没有精神,没有胃口,没有力气。大约是吹空调冻的。

    不会是甲流,没吃药自己退烧的。

    我要好好保重身体。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我一定要保重身体!

    怎么保重呢?我也不知道。减压是关键。平和,平和,再平和!以后说话做事都要慢半拍,刻意放慢节奏,或许对我有好处。

  • 2009-07-10

    忙累呀!

    连续三天,非常之忙累,忙累到昨天下午五点曲终人归,项目全体人员在刚刚竖起的文化墙边照了张合影后,感觉自己中暑了,头疼、胸闷、想呕吐。不过,也算值得吧。

    这三天,真说做了什么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,那是鬼话。前两天,在烈日下,在风雨中,叫嚣乎南北,挥突乎东西;到昨天上午,进入“战备”状态,点点滴滴、这里那里,细致再细致,完善再完善;到下午两点,万事俱备。某位一定量级的Mr. Big要来项目视察慰问,而他的到来,惊动各方。Mr. Big一行没几个人,而惊动的各方神圣近百人,头头脑脑,全是各级一把手,谁的头顶不是带着光环,谁的手里不是重权在握!上午一拨人物就来打前阵,生怕出纰漏。Mr. Big不过半小时的行程,之前专门有指示要“低调”,这么低调都已经如此之动静,如果不低调,还不知如何“鸡飞狗跳,大动干戈”!

    为了庆功,今晚项目部决定正式聚一餐。
  • 2009-07-02

    3G手机

    杨子一咬牙花了3680,给我买了个3G手机,MOTO  A3100。

         
    之前一直用诺基亚,改用摩托罗拉,又是WAPI/WLAN,又是GPS导航、Google定位之类的,折腾了我半天。大部分功能我几乎不用,一想到GPRS要收费,无线上网功能我也不想用。

    折腾了半天才把一些基本功能弄明白了,电话、短信、基本设置,开会无聊时的游戏,电话本,如此而已。

    一直觉得自己不是刻意赶时髦的人,但这次,显然是赶了一次时髦。
  • 买了本《格调Lady》。很久没买过这类时尚杂志了,为了小李买的。

    我家小李如此纯净,美仑美奂!

    配了一张南希的照片,南希很有明星范儿,给玉米争脸了!

    值了!

  •  大理去了三个景点,张家花园、三塔崇圣寺、大理古城。大理古城和丽江古城差不多,也是卖各色小东西,银器、披肩、围巾、娃娃、七零八碎的可爱小东东,等等,景色比丽江古城差点,但东西卖得比丽江便宜,好讲价,可能是客流量比丽江少的缘故。

    大理的张家花园极尽奢华与繁琐,可惜是后来重修的,现在回想,有点堆砌的感觉,但刚进去的时候很惊叹。下面三张照片可见端倪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在张家花园可以品尝“三道茶”表演。三道茶就是“一苦二甜三回味”,第一道苦茶,第二道甜茶,第三道茶里有甜有苦有麻还有辣,比喻人生先苦后甜最后回味人生的酸甜苦辣。茶很有味道。


     

    三塔崇圣寺,就是段誉他爹出家修行的地方。大理是白族自治州,白族全民信佛。主要看我身后的三塔及水中的倒影。

     

  • 丽江,是我期望值最高的地方。或许是期望值太高,所以有点失望,也不算是失望啦,是有点失落。如果我早十年来这个美丽的神秘的宁静的边陲古城,或许我会更加留恋。如今,蜂拥而入的游人,打破了古城的宁静与幽美,彻底改变了古城人的生活。曾经是茶马古道的必经客栈,补充物资、交易货品的古城,如今分林繁杂的商铺,很多都是外地人来经营,讨价还价,失去了古城应有的韵味。尽管如此,丽江古城还是很美的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丽江古城很美。我传的这两张照片很是糟蹋了美景。光顾着买小零碎了,照相都是随便掐两张。)

     

    玉龙雪山,海拔六千多米,我们到了海拔三千多米的云杉坪。一下车,每人就租了件硕大的棉袍保暖。云杉坪很美,我没坐电瓶而是徒步而上,事实证明是对的,路途并不遥远,景色确实宜人。有点累,头感觉闷闷的,人也不舒服,原来这就是高原反应。还好还好,我年轻嘛(八位巾帼同行,我年龄排第七,是小的),吃完午饭喝完茶,我渐渐恢复了过来。雪山被浓雾封锁,只有在阳光非常艳亮的某个时刻,远处的雪山才影影绰绰露出一点端倪,让人更觉神秘,据导游说,要想清晰地看到雪山,十一月份来最合适。

    看了张艺谋总导演的大型实景演出《丽江印象》,第一部分茶马古道很震撼,最后祈祷祝福的部分很感人,是有煽情的意味在里面,但还是很感动。190元一张门票,场场爆满。照片很难把演出感觉表现出来,只传几张意思一下。
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
  • 15号出发,昆明—大理—丽江双飞六日游。

    其实现阶段我真的不想去,杨子在石家庄出差,还不知14号能不能回北京,而且去这么久,项目上正打底板,累死累活的,我却跑出去玩儿,我也太不仗义了!

    说是获得省部级以上荣誉的女职工的奖励性旅游,全局就八个,是荣誉,还代表北京公司的荣誉,我不去,显得北京公司没有女职工达到奖励标准似的,领导们要争这种闲气。虽然是奖励性的,但国家不允许公费旅游,因此个人出20%的费用。费用我倒没有考虑,主要是手上的事情让我不省心。而这种时候,是不能强调手上工作忙,走不开,去不了的,再多说,显得地球缺了你就不转似的。

    云南我其实挺想去的,但我一向的想法是:独乐乐,与众乐乐,孰乐?当然与众乐乐。这次我却丢下项目上这么多同事,在大家忙得不可开交的关头出去旅游,真是有点说不过去。

    上次晨晨还可怜兮兮地说:“最不希望的事情就是妈妈出差。”这下好了,连到武汉集合加返程,七天。

    也别矛盾了,机票都出了。

  • 一直都是个不太喜欢抛头露面的人,现在尤甚,因为我脸上的痘痘还没完全好,痘痘结的黑壳已经掉了,但脸上还有一个个或深或浅的小红点,好可怜呀!(自怜一下先)

    可是,明天得去参加北京市政府的一个新闻发布会。不仅要抛头露面,还得出镜。嗯,再假装不知道自己脸上有痘痘吧,精神胜利法,自欺欺人,可是不这样,哪来的自信?

    去修了一下头发,和发型师重新强调了一下我的发型理念:在人群中不显得时尚也不抢眼,可是仔细看,又觉得好。这个理念也指导着我的穿着服饰观,那就是一眼看过去,颜色、式样都不是那么显眼,不要求“眼前一亮”,细细再看,做工、面料都比较讲究,清新自然,很合体很得体,这是我理想的最高境界。

    修剪头发时,有两个很年轻时尚的女孩来找我的发型师,进来就说:“我要去参加一个Party,要做个头发。”看到发型师正忙着,就说:“那我先去化妆了。”年轻就是好呀,可以穿着粉艳的短裙,参加party请专业人士化妆做头发,或许,这就是时尚青年们的生活吧。而我,显然是没有年轻过。

    和她们一般大小的时候,只知道没日没夜地工作,加班加点,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,也从无怨言,认为是理所当然的。每天上班前,用洗面奶洗洗脸,拍点水,抹点霜就出门了。这些年,知道该保养了,却也潦草,想起来了,去美容院做个护理,想不起来,一两个月也不去一次。几乎不化妆,出门涂个口红就算对得起观众了,最近出痘痘,连口红都省了。

    我这样是不对的!

    不是说放弃自己了,从未放弃过,还是希望自己不要太早老去,不要太早退出历史舞台。这一两年,护肤品买得不少,用在护肤上的预算也在不断攀升,但一直没买过化妆品,也考虑过买点,学着化点淡妆,却一直没有把这个想法落实到日常生活,这次出痘痘简直颠覆了我“求进步”的思想,只想着痘痘快点好吧,恢复到出痘前的水平就行了,我的要求陡然倒退了几大步。

    好吧,好吧,无论如何,明天出镜也就这样了。
  • 2009-06-09

    晨晨的话

    昨晚,晨晨和晨爸有段比较经典的对话。
    晨晨:“爸,你应该向你太太好好学习。”
    晨爸:“我太太是谁呀?”
    晨晨:“你老婆,我妈。”
    晨爸:“学什么?”
    晨晨:“温柔,有耐心。”想了想,又加上:“体贴。”

    哈哈哈哈——(周星星式大笑),我乐得简直得意忘了形!原来我在小女儿心目中有如此这般的美德!

    今早,晨爸搂着小女儿说:“晨晨,你批评爸爸一套一套的。”那样子好像是被批评了还挺受用!

  • 2009-06-08

    晨晨的话

    昨晚,晨晨和晨爸有段比较经典的对话。
    晨晨:“爸,你应该向你太太好好学习。”
    晨爸:“我太太是谁呀?”
    晨晨:“你老婆,我妈。”
    晨爸:“学什么?”
    晨晨:“温柔,有耐心。”想了想,又加上:“体贴。”

    哈哈哈哈——(周星星式大笑),我乐得简直得意忘了形!原来我在小女儿心目中有如此这般的美德!

    今早,晨爸搂着小女儿说:“晨晨,你批评爸爸一套一套的。”那样子好像是被批评了还挺受用!

    晨晨一岁多就会骑车了,那时的车后轮加有两个小轮子,很容易把握平衡,等她大了一些,杨子把后面那组轮子取下,这样车子就和普通自行车是一模一样的,只是缩小了些。杨子很花了点心思教晨晨学骑车,现在晨晨已经非常熟练地骑着小自行车在小区里到处乱窜。

  • 2009-06-05

    shopping

    到石景山万达买了两件上衣。

    一件长款的五分袖衬衫,束腰束袖口的,式样有点特点,回家穿给杨子看,他也说样子挺好的。他老人家是极少给予直接的正面评价的,我很满意。

    另一件是海军衫式样的T恤,之前我从未买过海军衫式,这是受南希大锅的影响。南希有很多件海军衫式的上衣,我也见过她穿件海军衫长袖T恤配蓝色小牛仔裙,很青春靓丽,于是我尝试着买了一件,感觉还不错。自我感觉和南希的身材很有点象,都是骨架比较小,瘦肉型,身高差异也不大,完全可以参照她来挑选衣服了。

    吃了元绿回转寿司。对日本料理不是很感冒,不过这次比我想象的好一点。烤鳗鱼有点好吃,但一定要热的吃,稍微凉点就有股我受不了的腥味儿。味增汤我还是不太喜欢,海腥味儿。清酒好喝。

  • 2009-05-29

    端午

    端午,中午项目聚餐。

    我所在的项目,如果未成家或者家不在北京的职工多,节日聚餐我就安排在节日当天中午,大家在一起喝点酒,聚一聚,乐呵乐呵。如果在北京有家的职工多,节日聚餐就安排在节日前一天晚上,提前聚一下,节日当天晚上就可以与家人共渡。

    上次聚餐大家都喝高了,这次我没让喝白酒,结果喝了二三十瓶啤酒,也算尽兴,也没喝多,我觉得这样挺好的。

    我没喝酒,也没怎么吃菜,好多菜里有辣椒、香菜什么的发物,我有痘痘不能吃,结果我一下子吃了三个粽子,真厉害!

    晚上回家又吃了一个粽子。服了自己了,一天吃了四个粽子。到底我还是喜欢吃糯米的原因。
  • 2009-05-26

    因为水痘,宅了几天,明天我就得顶着一脸的疙瘩上班去了。

    太喜欢宅的感觉呀,我太享受了,太恋恋不舍了!要是我一直不用上班而依旧拿到薪水,我的人生将多么美好呀!

    宅在家里,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呀。一会儿一上午没了,一会儿杨子就下班回家了,一会儿晨晨就睡觉了,一会儿我也得睡觉迎接新的一天了。

    在家这两天,做了点家务。床单被罩换下来,洗时用我喜欢的紫罗兰柔顺剂,晒过太阳收回来,有淡淡的清香。手洗了从杭州买的丝巾,晾了一小会儿就好了,一点褶皱都没有,真让我欢心。

    擦了晨晨的钢琴,擦了镜子。

    看美剧《Ugly Betty》,不过还是我最钟爱的《DH》好看。几年来,我的blog里隔段时间就会出现一次我看DH,因为这两三年我一直追着看,第五季都结束了。

    电话一响就心烦,N个工作电话还是没能放过我,好吧,好吧,明天上班了!
  • 2009-05-22

    晨宝

    5月20日,晨宝满六周岁了。

     

  • 2009-05-20

    晨六周岁了

    六周岁了,收到了很多礼物,甚至有远隔千里的yulu寄来的礼物,在生日当天收到,晨爱不释手,是个意外的惊喜!

    蛋糕都吃了一半了,才想起照相。所有的照片都没照好,但是为了作为这一天的纪念,还是放到了博客上。




  • 2009-05-13

    又带晨去书店看书了。她看的是钢琴谱,她为什么喜欢看这些蝌蚪文呢,象故事书一样有情节有意思吗?我是真不懂。

     

    晨强烈要求买的娃娃,娃娃脖子都歪了,但她一定要这个,卖娃娃的营业员完全无视我的存在,只是和晨晨轻言巧语地说着话,她知道只要做好晨晨的工作,我不过就是个掏钱的人。

  • 2009-05-12

    又带晨去书店看书了。她看的是钢琴谱,她为什么喜欢看这些蝌蚪文呢,象故事书一样有情节有意思吗?我是真不懂。




    晨强烈要求买的娃娃,娃娃脖子都歪了,但她一定要这个,卖娃娃的营业员完全无视我的存在,只是和晨晨轻言巧语地说着话,她知道只要做好晨晨的工作,我不过就是个掏钱的人。

  • 2009-05-11

    头发

    我又烫头发了,这次叫“花式烫发”。我的头型注定了我是必须烫发的。

    我在这个发型师处做头发已经两年多了,没问过他姓什么,只知道他是11号,每周三休息。他剪头发我基本满意,话不多,也不总向我推荐这个推荐那个,当然偶尔会说你可以做个营养油之类的,只要我不吭声,他就再不提,这让我很满意。

    做美容,做头发,我不喜欢多说话,什么“你是哪里人,做什么工作”之类的问答我很厌烦,要是碰上一个话多的,我就懒怠搭理,时间长了,知道我个性的人也就迁就我的闷。

    两年多来,每次11号发型师看到我进门,只是点一下头示意,在我开口说话之前,从来不主动和我说话,对我偶尔的咨询就特别细致地给予解答。我对剪发的要求两年前说过一次,他记得很清楚,不用我重复。所以,每次做头发几个小时,我们之间的对话往往就是寥寥几句。

    这家店里发型师很多,都把自己收拾得很爽目很时尚,唯有这位11号,这两年来,一天比一天发福,肚子越来越大,穿一件大T恤,头发也没弄妥帖,对于发型师这种算是从事时尚行业的人而言,他真是个收拾得忒不像话的了。不过,我看他主顾并不少,每次我来都要等,在我弄头发的时候,他也有别的顾客在等。

    要说日常生活里我有什么可担心的,一是担心这位11号发型师辞职,二是担心住在我家楼上的晨晨的钢琴老师搬家,三是担心小区楼下的美容院关门。

    这些便利和熟悉和信任,是长久以来积累的,并非可有可无。
  • 2009-05-09

    母亲节

    明天是母亲节,怕明天忘了,今天我给妈妈发了条短信,祝妈妈节日快乐。妈妈给我回了条:人生离不开亲情,亲情才是真情,到关键时刻,它就是精神支柱!

    亲爱的妈妈,节日快乐!
  • 2009-04-23

    快乐

    在这样一个雨天谈快乐有点奢侈!

    买了一大块德芙的巧克力,又买了一块金帝的,买的时候觉得很快乐,吃的时候就觉得过甜了。喜欢它们的包装。

    中午食堂厨师做了炸酱面,在北京十年多了,竟然没有吃过炸酱面,于是吃的时候觉得很新鲜很快乐。我们厨师真奢侈,前两天还弄了两大锅虾,结果只有通过吃炸酱面来平衡预算了,呵呵,对此我表示理解。

    下雨,有点冷,穿了短款的上衣,腰部就总冷飕飕的,这让我觉得不那么快乐。要是穿了我的长风衣,或许这点不快乐也会消失。

    上午忙得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,一拨一拨又一拨的人和事,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,到十一点半的时候,总算清净了,有时间上了个厕所,又能上网溜达溜达,觉得生活很平静很快乐!

    呵呵,我才不折磨自己呢!
  • 2009-04-20

    流水

    周六没休息成,开完会都已经是晚上了,大家对我表示了真诚的慰问。尽管晨晨一再打电话催我早点回家,我还是不得已在聚餐结束后才走,其间被晨晨严厉批评了N 次。深深体会: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

    周日就没去上班了。天气阴阴的,也没心思出去玩。中饭懒得做,叫了个披萨套餐送过来,晨晨吃得很开心。带晨晨听小李版的《喜羊羊和灰太狼》,真好听。在线看《潜伏》,潜伏好像有1和2,我看的可能是2,没有孙红雷和姚晨。

    今晨一大早就来上班,知道会有一系列琐碎的善后要做。项目有两个同事比较得力,我就放手让他俩去辛苦了。

    心理强大了很多。

    像我这样一直在和平发展温情和谐的环境成长的人,终于在经历了一次特别复杂的形势后,用个好点夸张点的词叫“凤凰涅槃”。

  • 2009-04-17

    平静

    此刻我的心情很平静,很平静。之前所有的轰轰烈烈、焦虑忧愁、郁闷沮丧,全部如过眼云烟,哪怕才刚刚过去一天,甚至过去不到一小时,我的记忆似乎选择性地淡化模糊了这一切。这种感觉真好!

    静静地等待吧。岁月静好!

    明儿我打算休息一天。太好了,好久没有休过周末了,这下可以带晨晨出去玩儿了。晨晨也不会在电话里哭诉为什么每天都在她睡着之后回家,为什么总是加班,为什么不能请假。

    在花园里帮着浇了浇水,锄了锄草,无聊的琐碎的事情最让人心静神怡。

    慢慢来吧。

  • 2009-04-17

    媒体

    总算知道什么叫媒体,什么叫记者!

    记者,就是你说100句话,他记下其中的一句,作为黑体标题,然后全然不顾你说的另外99句话是什么,全然不顾这句话的前后文!

    算你狠!

  • 2009-04-13

    琐事

    手洗了件长毛衣,脱水晾晒,明天继续手洗另几件。
    认真地洗了脸,并做了个矿物泥面膜,用了精华液。感觉很滋润。
    从网上下了《小团圆》,放在mp5里面看。张爱的文字,隔着年代,读起来似乎有点晦涩,但还是在读。
    在开心上种了很多植物,也常去朋友家的花园偷果实。
    还看点美剧。
    这一切琐事,似乎让我忘却了现时的困境与焦虑。

    是的,我很焦虑,很焦虑。想到每天要面对的,很焦虑,可是又不得不面对。

    打了一仗又一仗,每仗都惨败。付出的代价不仅仅是金钱,更多的是斗志。我们这些书生们被打倒了,打败了。

    只是不会放弃——直到胜利!

  • 2009-04-10

    科学发展观

    科学发展观,第一要义是发展,核心是以人为本,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,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。

    谁能告诉我,怎么用科学发展观来指导解决我们当前的困难——是的,我们要发展,同时要以人为本,要全面协调可持续,要统筹兼顾!

    可是,天底下哪里会有那么完美的事情!没有代价是不行的。就是这个代价是怎样的代价?两害相权取其轻,孰轻孰重,如何取舍?痛苦就痛苦在这里。无论如何取舍,都是难以承受之重!
  • 2009-04-10

    私语

    我对杨子说:“老公,你抱抱我吧,给我点力量。”
    杨子伸开双臂把我抱在怀里,轻声说:“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忙。”他是带着怜惜的语气的。谢谢,这已经足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