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04-08

    ......

    今天听了一下录音笔里自己的声音,吓一跳。知道自己普通话不标准,没想到这么不标准,在北京待了十年多了,依旧如此不标准。知道自己近期状态不好,没想到状态这么不好,说话都这么没底气。知道自己不是能言善辩之人,没想到这么不能言这么不善辩。

    打了败仗的人呀!

    每天来上班,都要顶着雷。一不小心踩着一颗雷,BOOM。都想做鸵鸟了,可惜做不了。

    拨开云雾见天日,期待这一天!

  • 2009-04-07

    潭柘寺

    一个人想到了去庙里烧香,完全属于“临时抱佛脚”性质的,可见精神上遭受了多大的压力和折磨,多么需要精神寄托和慰藉。夹缝中求生存。

    是的,我到潭柘寺烧香去了。看着身边无忧无虑春游的人们,我和他们的心情差异何其大。沿着盘山公路,一路的春光和花树,我无心欣赏,只想赶在中午十二点前到达潭柘寺。

    只是敬香,别的什么也没看,什么也没做。(也没别的可看可做的。)

    下山的时候,心情轻松了很多,拼了个黑车“嗖嗖”地就回项目了。临走时,买了点野山柿子,挺好吃的。
  • 2009-04-06

    晨晨的纸条

    晨晨给我写了个纸条,除了名字全部用的是拼音。这是她第一次给我写东西,尽管拼音有很多错误,但我还是很感动,我决定全文记录下来:

    “我爱妈妈,可是有时候我会跟妈妈和爸爸吵架,可是我还是很爱妈妈。杨奕晨”

  • 晨晨今天兴高采烈地告诉我:“刘创业爱上我了。”
    我问:“你怎么知道他爱上你了?”
    晨晨很坚定地说:“我感觉到的。”然后又说:“董倩告诉妞妞,星期五刘创业亲我了,刘创业现在肯定是爱上我了。董倩肯定告诉所有的小朋友刘创业爱上我了。”

    我哭笑不得。原来五六岁的小朋友也爱传这种八卦呢!

     

    你说,才这么小,不到六岁,怎么就这样爱不爱的,我只好装作无所谓了。

  • 2009-03-30

    宁静

    狂风暴雨来临之前,总是很宁静,宁静得让人不敢相信。

    总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,好像在梦中,如同梦游一般。而梦游是:不知道下一步会走到哪里?于是,缺乏安全感。

  • 2009-03-19

    这么难!

    知道难,早有思想准备,当初来到这个项目的时候,就知道有硬仗要打,可没想到这么难,这么难!难到一筹莫展!

    幸好仍有信心,仍有希望!

    工作充满了我白天所有的时间,充斥了我晚上所有的思维。让我变成了一个被工作支配的人!环境所逼,形势所逼!正如某领导和某同事所说的,这是我们必须经历的考验,渡过这段难关,再回首这段岁月,将会是一笔丰厚的阅历和财富。

    可现阶段,多么难呀!若干个瞬间,仅仅是瞬间,持续不过1秒,我有鼻子酸的时候,有流泪的冲动,连“要打一场持久的人民战争”的“敌人”都说:“这姑娘脸色都变了。”这句话在他老人家嘴里不同场合出现了好几次,真没想到我瞬间表情的变化都被捕捉。

    走在项目门前的路上,某些时候,我感受身后有若干冷箭“嗖嗖”地飞到我的后脖颈。我从来没有这么勇敢过!我压着自己的性子做着和我性格完全扭曲的工作,这多么难,多么难,依着我的性子,依着我的性子......

    依旧充满信心,无论碰到多么大的困难和阻挠,这个项目既然已经启动,如离弦的箭,断没有撤回的可能!我们的团队在困难面前如此团结,每个人都在尽心尽力做事,推动项目继续前行,困难是暂时的,我要长舒一口气,不能压抑在内心,微笑面对,茄子~~~~
  • 2009-03-15

    悄悄话

    晨晨说:“妈妈,我跟你说句悄悄话。”
    我把耳朵凑过去,晨晨轻轻地在我耳边说:“一二三,三二一。”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际,亲了我的脸一下。

    哈哈,我把我乐得。尽管我俩一天到晚都甜蜜地亲不够,但这种方式,还是让我倍感惊喜。
  • 2009-03-06

    美剧

    在BT 《Desperate housewives》。昨晚上靠在床头用MP5一连看了三集。很过瘾。

    去年一年几乎都没看美剧了,攒了很多集,这下可以看过瘾了,不用心里隐隐地想:得省着点看,看一集少一集。

    最近工作很繁杂,好在到目前都处于受控状态,知道后面还有软硬兼磨的仗要打,有思想准备,可也没底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吧。
  • 2009-03-03

    热爱生活

    每年的冬天,似乎都有点灰暗,有点厚重,而春寒料峭之际,也是冬寒即将结束的时候,这种灰暗与厚重在萌动中显得厚重到了极点。每年的这种时候,我都觉得自己灰头土脸,蓬头垢面,没有心情逛商场,也不买新衣服,似乎等待温暖的春夏之交,瞬时爆发。

    是的,我沉寂很久了。

    去做了个眼部护理,一个多月没去做美容了。姑娘们拼命向我推荐这个卡那个套餐,在她家做了两年多了,尽管不常来,但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客人。这次向我推荐的是两千元的套餐,我倒不是耳根子软,其实我很坚定,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,最终我决定办一千元的,主要是看姑娘在我面前说得太辛苦,迫切渴望说服我做成这笔生意,怕自己的拒绝给她带来巨大的失望和沮丧,大家都挺不容易的,尤其在经济危机的现在,所以我是心软不是耳根子软。我从来不相信她们宣传的美容奇效,个把月来一次,不过是换个地方好好放松一两个小时。

    期待已久的兑现又要搁置了。三四年了,幸好期望不是很强烈,知道变数会很多,不过奥拓 or 骐达,搁置就搁置吧,反正我也不着急。

    以为自己已经感悟良多,人生的道路走了三十几年,可总有课在上,有经验有教训,有时一顿饭的功夫,就颠覆了多年的所谓人生经验,某一个只言片语,又深深直击内心。

    低调,没有什么比低调更适合现时的我,我把自己踩在脚下,踏成地砖,就有足够的强度承受重压,即使没有重压。

    热爱生活。温暖和煦的春风就要拂面,花红柳绿春意盎然的季节即将到来,我要去买花衣裳,和春天一起,让自己雀跃起来。但,记得要低调。
  • 2009-02-26

    一个更新

    博客好久没更新了,忙,没时间,条件不具备,等等客观原因都不是理由,归根到底,还是懈怠了。这种懈怠,源自内心的疲惫。

    倒不是有什么具体的不如意,不管怎么说,有点纠结也是正常的。

    一直很畏惧做项目前期,从一无所有开始,让生活、办公条件具备起来,展开生产活动,千头万绪的。回首我这三年做过的三个项目,还没有一个是真正从前期做起的,知道自己总有一天是要从前期做起的,怕自己吃不了这个苦,说着说着真的就来了。

    养尊处优很久了。真要吃点苦,也是能吃得下来的。比如前两天在寒风中奔波,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,一上午一下午的都没有喝一口水。往沙发上一坐,竟然睡着了。正如另一个同事,刚往床上歪一下,就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了。前期,任谁都累,好在我们都是能打硬仗的人。劳累也不是没有成果,房子租了,有落脚的地儿了,今天也会有水喝了,电脑、打印机也会工作了,厨师也来了,晚上有同事就住过来了,一切都会渐渐走上正轨。

    博客还是要坚持更新。
  • 2009-02-09

    央视新楼着火

    元宵晚会匆匆收场,我正纳闷呢,手机响了,同事问我:“你在项目上吗?”我莫名其妙,大晚上的,才正月十五呢,工人们到了明天才陆续过来,这个时候我怎么会在项目上呢?再问,原来是央视新大楼着火了。我大惊!大惊!



    与另一同事通电话,他已在赶往现场的路上,唯一值得庆幸(对不起,出这么大的事情,非常难过,后果不堪设想),不是央视主楼,而是距离主楼不过几十米的北配楼,也就是B标段施工已近尾声尚未正式竣工交付的服务楼,A字楼。

    天哪,几十亿的工程呀,即将施工完成,就这样一把大火烧掉了!

    极其担心火势会蔓延到主楼来,毕竟两楼之间只有几十米,中间如果堆放装修材料,那么装修材料极有可能燃烧把火引过来。与同事在电话中谈及,同事说,幸好今晚是南风,火焰应该不会烧过来。谢天谢地!

    给同事发短信:务必注意安全!

    能源中心(O字楼)在北配楼的东南角,但愿不会殃及到。

    心里真是堵呀!据说是燃放烟花惹的祸!哎,怎么回事呀!

  • 2009-02-04

    碎碎念

    平静中蕴含着变化。抛物线、正态分布是世界万物常遵循的一个规则,不是很显,算是“潜规则”吧。

    人在比较安逸的时候,在感觉良好的时候,尤其是在巅峰的时刻,要保持冷静,要有一颗平常心,甚或忧患心。

    抛物线,有起有伏,达到低谷了或是巅峰了,那必是上升或下降的拐点。

    我们平凡人,没有很多明显的巅峰或低谷,更多的是感觉一切正常,生活中会有一点小纠结,却也不为太虑,是所谓平淡平静,也可谓安逸。可这样的安逸中,也是渐变的过程,温水煮青蛙是最糟的渐变,我们的渐变不至于有这么极端的后果。

    如同经济危机,没有直接感觉到多少变化,等到真的感到变化的时候,那已是要回暖的时候了。而在我们歌舞升平,一派祥和的时候,却正是经济危机蕴藏、形成的阶段。
  • 2009-02-02

    妈妈的短信

    上午,妈妈给我发一短信,让我有时间打电话和她聊聊。立即走到办公室外的走廊里,给妈妈打过去。

    妈妈说她的眼睛最近不太好。06年妈妈的眼睛由于视网膜脱落做过手术,之后总有不舒服的时候,这两天又犯了,想买广告中的一种中药,叫什么视什么康的吧,八个疗程,大约四千多元。她说她开始也不相信,但三个多月来,她一直关注这个药,里面说的那些症状和感受,与她的感觉完全一样,不像是骗人的,她动心了。她和弟弟商量了,想去买,弟弟说先去医院看医生,买也没有问题。

    妈妈的意思是,钱,对她,对弟弟,都不是问题,主要是弟弟内心还是不相信广告中的药,对此她也表示理解,但是她的眼睛确实不舒服,广告上说的那些症状和感受深得她心,她想试一次。何况,她这么大年纪了,最重要的是身体健康,眼睛好牙齿好,生活质量高,也不是没有这个钱。

    在我看来,一切能用钱办到的事,都不是大不了的事。所以,我建议妈妈下午先去医院看一下医生,然后再决定买不买药,先买五个疗程的,有效果再买五个疗程(一次买五个疗程有优惠)。五个疗程就二千多块钱,中药总之不会有多大的副作用,有效更好,求之不得,没效也就算了,至少尝试过了,心里踏实了。这个钱我来出。

    妈妈不是心疼钱,广播、电视上天天都在提醒人们不要上当受骗,上当受骗的大多是老年人,她就是怕晚辈觉得她轻信,瞎折腾。

    聊了二十多分钟,也没有具体结论。

    挂完电话约一个小时后,收到妈妈的短信:“跟你通电话后,心中开朗,浑身轻松精神爽,直至现在还沉浸余悦中。”

    刚刚妈妈又发来短信,说弟弟带她看过医生了,眼睛没什么大问题,可能是看电视看多累的。药近期不打算买了。

    我想,妈妈其实就是想找人聊聊她的纠结,买不买药是其次的。她需要的是倾诉、是信任和支持,有这些就可以了。

  • 2009-01-29

    酸奶

    过年这几天在家,吃得乱七八糟的,肚子没有饿的时候,这种感觉很不好。家里吃的东西很多,越是多,越不知道吃啥,突然想喝酸奶,于是跑到超市买了大大小小各种品种的一堆酸奶回来,和晨晨两人又是一顿狂吃。

    酸奶味道真好!我爱酸奶!
  • 2009-01-24

    辞旧迎新

    每天早出晚归,一阵忙乱,如此这般地一直到了腊月二十八,总算告一段落,踏踏实实休息了。

    是利用年前这段时间去驾校学车了,直到人家驾校也放假过年了,这不,约了过完年2月10日路考。我这车学得,跨越了07、08、09三个年头,真是个能拖的。但这阵子我很用功,天气如此寒冷,6、7级大风也没能阻止住我学车的步伐,这苦吃得!要是约了上午练车,早晨五点多就起床,赶清早的班车,下午回家;约的下午练车,就上午十点多的班车,晚上六点多回家,甚至会加班学车,那就是晚上九点半左右才回家。真是吃苦受罪,累身累心。

    真是没时间学车,只有年前这段时间能踏实点,因此这次是咬紧了牙关,一定坚持把车学了,把本拿了。结果还是拖到年后了。也好,也好,08年留下了不少遗憾,都等到09年去收获吧!

    辞旧迎新!但愿刚才的那句话:08年留下的不少遗憾,过去了,迎来的09年,会是收获的一年!
  • 我跟杨子说:“咱们今年买点烟花吧。”往年我们都只是买点“开门鞭”意思一下。

    买烟花的目的是想给晨晨一个过年的概念,总要有点区别于往常的形式,这个形式似乎只有用烟花来表现了。不过好像晨晨很害怕放烟花,如果她喜欢的话,就多买点,让她知道过年了,就可以快乐地放烟花了。

    我还和杨子说:“要是晨晨对节日,尤其是过年没有概念,将来过年不回来看我们,我们老两口就大眼瞪小眼寂寞地过节了。”杨子说我想得太远了。我说:“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”。杨子认可了我的想法,答应去买烟花。

    给晨晨从上到下买了新衣服。买了晨晨想要的短裙,专门配了条适合短裙和长靴穿的窄腿裤,买了件品质上佳的桃红色帽衫,还买了双袜子。晨晨穿上真好看,我欣慰地看着自己的小女儿,心里洋溢着满足与骄傲。
  • 2009-01-01

    2009

    今天元旦,台历上显示“诸事不宜”,但项目今天还是搬家了,四个办公室合并成一个大办公室。去年大约这个时候在原来的项目上也是搬办公室,当时我专门查了黄历,选了一个宜搬迁的日子,这次主要考虑元旦这天别人放假,我们叮叮咚咚搬家也不至于打扰别人工作,这是做分包必须考虑的,即使总包是自己单位的,也要摆正位置,何况还是联合体。

    2009是怎样的一年?告别了纷纷扰扰,大喜大悲的2008,对于2009的憧憬,此刻的心境很淡然。其实,这阵子工作上是有一些荆棘的,还不知这样的荆棘会不会带来深远的影响。处事成熟与处事任性,在同一个人身上是会合并上演的。成熟久了,就想任性一次,而任性一次的后果,就是要更漫长的时间用成熟去弥合。问题是即使是再好的弥合,也会留下阴影和裂纹。何况成熟并不是特质,而是从一次次不成熟的教训中挤压出来的。

    要说2008没有进步也是不客观的。可更多的是对自身的不满掩盖了小小的进步带来的些微欣慰。路上的荆棘或许会更多。是披荆斩棘,还是止步不前随波逐流?没有选择。任何选择都可能是正确的,也可能是错误的,所以世界上才会有”机遇“二字。好在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从不后悔,对自己的既往得失从来都无怨无悔,说白了,就是不会难为自己,跟自己过不去。

    2009就这么来了。作为一个年纪大了的人拥有的显著标志,我给自己的寄语是:平安!
  • 2008-12-28

    非诚勿扰

    在星美看了《非诚勿扰》,算是完成了我和冯小刚一年一度的岁末约会,只是再也找不到当年《甲方乙方》、《手机》乃至《天下无贼》的感觉了,或是审美疲劳吧。

    没想到冯导现在也喜欢用大片的美丽风景来拿人了,北海道的风光,一大片一大片的,有点张艺谋的风格,莫不是加点风景就成了文艺片?以前从来没有喜欢过舒淇,这次觉得她演得还真不错,尽管容貌没有葛优说的“仙女”似的,但还是可人的。年纪大一点,是要成熟有风韵些。

    看完电影带着晨晨就在金源玩,晨晨又要画画,只好依着她。之前她都画过三次以上的胶画了,这次是金粉画,其实都是涂色。这是她的作品。







  • 2008-12-22

    迎春晚会

    刚参加了总包项目的迎春晚会,没有睡意,就写几句吧。

     

    这是我参加的级别最高的一个自娱自乐的晚会,总公司的总裁、副总裁等班子成员都来了,级别是副部级。什么叫做高端项目,这就叫做高端项目!

     

    节目非常热闹搞笑,有创意。尽管全都是我们这些搞土木的人的业余文化活动,尽管业余,但认真,贴切我们的生活,真的太好了,太好了。很多语言,只有做我们这一行的,才能在最恰当的时候发出最会心的大笑。

     

    比如业主的那句“有钱,有图,才有前途”,多么确切,一语中的。再如那段:“最痛苦的莫过于要在施工好的墙上开个洞”,话锋一转,又来一句:“更痛苦的是,开完了洞,却发现没用,只好把洞填了”,我们全都笑了,没想到还有一句:“刚填完洞,突然来了设计变更,还得再开这个洞”,全场爆笑!业外人士也会觉得可笑,可只有我们才会细细体味这个笑,笑得百感交集。这就叫做艺术来源于生活,越生活越艺术。

     

    昔日的北京公司老总,如今高升为总公司副总裁,坐在正中间的主桌,我远远地仰望了一眼。想起曾在北京公司的二层小楼里,他率领我们日夜工作,为北京公司的辉煌立下了汗马功劳,也成就了他今日的事业人生。

     

    这是全国人民心目中的“大裤衩”。我们项目部作为为这台晚会拿出了五位数赞助费的分包,作为股东单位的直营项目,有三名代表参加了晚会。我们三个坐在第21桌。

     

    晚会结束后,离开时,对我来说有个惊喜。碰到曾在公司技术部的老领导k总,如今他已是某装饰公司的总工,同坐一车送我回家,如同七八年前投标的夜里,他总是打车绕道送我回家。他是z大的高材生,北京公司第一任工程技术部经理,我那时是刚毕业没多久的小丫头,在他手下勤奋工作。正如前两天在为即将离任的德高望重的老总工的践行会上我所说的,“尽管我离开技术系统三年了,但技术部的几年工作,为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”这个基础不仅指专业知识,更多的是做事的方法和态度。

     

    在车里,我告诉k总:“在技术部工作的那几年,尽管那么辛苦,但是我非常快乐的几年,是真学到东西的几年。”作为一个从来没有当面向他说过一句好听的话,甚至偶尔耍点小脾气的我,说出这句话,已是委婉地表达了感激,我顿时感到心情平和而愉快。因为他曾是我的上司,直白地表达感激,有拍领导马屁的嫌疑,而我们技术系统的人,是只做实事而最不屑于拍马屁的人。如今他不再是我的领导,这句话更多的就是单纯的个人感受了。

     

        不说了,夜深了。
  • 2008-12-11

    想腐

    看到友们大腐、小腐,可我很久都没腐过了。心里痒思思的。我也想腐。

    我是那种典型或非典型的通过购物来缓解压力的人,而且我非得去逛商场,买点衣服饰品什么的才行,买别的等于没买。比如,上周末去爱家家居给晨晨买了套“可爱多”的电脑桌椅,带书柜的那种,颇贵,但实在是喜欢那可爱的色彩和设计。可买这个,我的购物欲并没有缓解,似乎积压得更多了。

    怎么办,怎么办,我需要一次有营养的好好的腐。
  • 2008-12-05

    看电影

    商量着看电影,看什么呢?

    梅兰芳》今天上映,但被陈凯歌的《无极》给噎着了,所以,对这个片子有了成见,不想去看。

    冯小刚今年的《非诚勿扰》,有点想看。冯小刚是特会讲故事的人,故事讲得特可乐。近年,也走悲情路线,比如前两年的《集结号》、《天下无贼》,都是让人看着想笑想哭的。

    赤壁》(下)是最想看的了。可惜到下月中旬才上映。有点等不及了。

    那就先看《非诚勿扰》吧。
  • 2008-12-03

    小话吊带

    记得一次和南希大锅fb(去年的事了),然后在东方广场shopping。我买衣服,大锅荐了一件衣衣,大意是配着吊带穿一定好看。我怯怯地说:“我没有吊带。”大锅似乎淡然地说:“没有吊带,那还是女人吗?”

    大锅的这句话,如同一记响雷,在我的心里闷地炸开了,从此留下了烙印。可琢磨来琢磨去,我好像真的没有需要穿吊带的衣服呀。但从那时,我就知道,我一定会买吊带的。

    后来陪大学同窗星儿买衣,她也总在找寻吊带,我这才知道,哪怕没有南希大锅的那么时尚有品,平凡如我们这样的女人也是需要有吊带的。

    机缘巧合,有次我买了件T恤,加一件吊带正好可以返券。于是,我的第一件吊带进入了我的衣柜。这件吊带在我的衣柜角落里,从夏天到秋天,从秋天到冬天,都没有被“宠幸”过,我实在找不到穿它的时候。

    早晨,我突发灵感,我可以把吊带穿在毛衣里面,这样就可以不穿秋衣了。冬天,我一直憎恶穿秋衣。秋裤是不得不穿,腿冷。

    这个世界上,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把吊带穿在高领毛衣里面?

    管它呢,我还真这么穿了。早晨,在卧室里,我穿上了吊带,正准备套毛衣的时候,杨子看了我一眼,开口:“你什么时候买了这么件衣服?”我不得不万分惊讶,要知道杨子对我穿什么从来不感兴趣,从来没有问过任何一个关于我衣服的问题,这次,他居然开金口问了这么一句。

    看来,女人果然是需要吊带的。

  • 2008-11-25

    喝高了

    我的新博客,才写几篇,不是吃就是喝,好像我一天到晚都在吃喝玩乐,其实,最近,工作压力极大,我不堪重负,快得抑郁症了。

     

    我不是那种总与自己过不去,跟自己较劲的人。但当今社会,竞争如此激烈,凭什么安身立命?如果没有可倚靠的,那么只有自身的实力,只有兢兢业业,如履薄冰。

     

    每年的这个时候,我都会抑郁一下,今年,感觉更甚。

     

    在感觉有个比较满意的交代,放松下来后,我把自己喝高了。果真我咬紧牙关不喝酒,自然不会有人往我嘴里灌酒,所以哪怕有一万个不得不喝酒的理由,我喝高了,那也是自找的。尽管没高到让人一眼看出来。

     

    中午喝了白酒,喝得不多,不是别人的主攻对象,但下午写字根本写不进格子里去,大脑清楚,却控制不了手中的笔,写出来的字是一排弯弯曲曲的蝌蚪文,我算是服了自己了。

     

    晚上接着喝,和中午不一样,这回是在自己的地盘上,绝大多数是自己人,自己人来敬酒,我都只喝茶。但哪怕有一个人小小地针对我一下,我这种毫无酒量的人,自然就高了,尽管我下午专门做了部署,坐在两个小伙子中间,他们是专门保护我的。

     

    河南人真是奸诈(对不起,我是特指今天让我喝下一大杯红酒的那位),且不说他不知道怜香惜玉,本身我也不是什么香玉,从来也没有矫情到要别人怜惜,可他居然一而再,再而三地用矿泉水冒充白酒来向我较劲。我丢下一句:“就算你喝的是矿泉水,我也认了”,就一口把酒干了。女同志喝酒,一定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,哪怕没有酒量,也要有酒胆。我也不是那种矫揉造作,扭扭捏捏的人。

     

    压力暂时是过去了,结果大约是良好的,评价大约是较高的。付出多少努力,多少心血,不是没有回报的。

     

        可路很长。还得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。
  • 2008-11-20

    吃饭

    我和杨子出去吃饭。是家环境还不错的店,饭菜的味道也不错,缺点是:有点贵。

    两人刚坐下来,立即有服务员送上毛巾卷,我很没气质地问:“毛巾收费吗?”服务员答:“收费。”我更没气质地说:“拿走。”杨子接着说:“拿点餐巾纸”,服务员一脸为难:“我们这里没有餐巾纸,只有收费的小包装纸巾。”杨子并不放过:“哪家餐厅没有餐巾纸,你们再去找找。”一会儿功夫,服务员用盘子托了点餐巾纸过来。然后服务员端上赠送的瓜子,我和杨子很安然地吃着瓜子点菜。只点了两个菜,一个干锅,一个小钵菜,三碗米饭。服务员很识相地没问酒水,我叫到:“两杯白开水。”是的,白开水不收费。哼,象我们这种熟门熟路的,就是没气质,就是没有派,就是不装灯。

    餐后,有免费的西瓜。杨子嫌弃是冬季的西瓜,一片都不碰,我再次没气质地把六片西瓜全部吃完。

    邻座居然是认识的人,我和杨子头碰头低声商量的结果非常一致:装作没看到。别人是带着女伴过来的,那女伴咱也不清楚是老婆还是女友,否则,我们会很绅士地悄悄替他把单买了,并在临走时微笑地留下一句:“慢慢吃哈,单已经买了。”
  • 2008-11-19

    开张大吉

    择日不如撞日,要不,就今天开张吧。

    写个博客,搬来搬去的,也是够折腾的,我对自己的折腾嗤之以鼻,伤筋动骨,真够烦的。可是,既然折腾了,也只好继续折腾下去了。谁让我一时半会儿还戒不了博呢?哪天真的把博戒了,哪天也就消停了。

    无论如何,对自己说:开张大吉!
  • 2008-11-18

    本博终止

    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!

    没有新链接,我也不知道新链接在哪里,会不会有。如果有,新老朋友请留言、纸条、悄悄话索取。十有八九不再有。

  • 2008-11-03

    承德之行

    同事说,这一周,你只在家里睡了一个晚上,是的,从武汉出差回来,我就拖家带口去承德旅游了。这个季节去承德,显然有点不太合时宜,但计划赶不上变化,凑合着去看看吧,就这么去了。

     

    本身对旅游没报过高期望,在普宁寺上客堂(号称是承德的准四星级宾馆)入住,冷就一个字,空调带不起来,盖了两床被子,果然是避暑之地。导游给我们灌输了很多佛教的精神教义,算是对藏传佛教知识的一次扫盲和普及,功德无量。普宁寺及小布达拉宫,包括避暑山庄,都是始建于清朝年间,看过北京的故宫,再看避暑山庄,少一层金碧辉煌,多一层古朴实用。

     

    要说印象深刻,就算去爬棒槌山的馨锤峰了。爬到峰顶,狂风爆作,足有十级以上,峰顶只有巴掌大一小片地方,周边没有护栏,非常之危险,幸好听了同事的劝告,把晨晨留在台阶下面,否则那个危险和焦虑和恐惧将成几何级翻倍。我和杨子手拉手紧紧不敢松开,杨子站在最外延,为了保持平衡不被风吹走,他两条腿斜撑在地上(他说这是在搭架子,三角形最具稳定性),想把我护在胸前少灌点风,而我又担心他站不稳而滑下山崖,那几分钟真是在相互扶持,相互支撑。好在几分钟后风变小了,我们迅速逃回来,惊魂未定。

     

    无论是寺庙还是山庄,都没什么可圈可点之处。导游忽悠了不少语言,作为故事和笑话听听也可。

     

    这四个字为康熙御笔亲题。

     

    下面这张是小布达拉宫,号称是拉萨布达拉宫的近二分之一大小。上面一个个梯形的白色小窗叫盲窗。

     

    下面这个“烟雨楼”在避暑山庄里面,当年拍过《还珠格格》的地方。

    晨晨还是比较开心的。

  • 从武汉取经回来了,受益匪浅,兄弟单位毫无保留的介绍和心得交流,理顺了很多困惑和思路,心里似乎有了底气,更多的是紧迫感,任重而道远呀!要是当时带了笔记本,估计晚上不睡觉都在弄我的“运行实施方案”了,幸好没带电脑,舒适地躺在宾馆的大床上,一个人四个枕头地想睡哪睡哪,看看电视,舒服死了。看来热爱工作是假的,那是生活所迫,真正热爱的,莫过于这种啥也不用想,啥也不用干地躺在舒适的床上看电视!

     

    在中南逛了一会会商场,买了我五年前曾经用过的矿物泥面膜,这个牌子的东西我一直在用,但北京的商场,同一品牌的产品总是不停地更新换代,每升级一次版本,就加价一两百,老版本的产品就不卖了,而在武汉、南京这样的城市,还能买到升级前的产品,深得我的喜好。四年前去武汉,我买回了这个牌子的洗面奶,这次再买个面膜,价格平易近人,还很大方地送了一个25毫升的小样。我多么热爱这些小样呀,每次出差,我都费心我的这些瓶瓶罐罐怎么带,有时为了一个小样,特地去买一份产品。

     

    说说昨晚的那顿晚餐吧,有趣得紧哪,是在武汉的最后一顿饭,吃完饭就得去火车站了。下午我还在商场的时候,lily给我发短信,一来二回才知道,我俩居然同在武汉,竟然同住一个宾馆,就这么巧,知道沟通的重要性了吧,就约了晚上一起吃饭。由于我的房间中午就退了,下午跑到她的房间里,聊到快六点,一行四人去吃饭。

     

    路边有家“天府山珍”,是一种菌汤火锅,在北京也有一家我去过,味道很不错的,四个人就进去了。没想到,真不是那么回事,很难吃很无味。吃到尾声时,某同志的一碗米饭端上来,硬是吃不下去,于是他说:“我去公安牛肉馆炒三个菜,吃点米饭,你们结完账直接过去吧。”于是,我们吃完这家店,立马赶到另一家店重新吃一次。我已经吃得八成饱了,但还是去了。公安牛肉锅真好吃,我们四个很有味地再吃一顿。吃到一半,某同志想起该给兄弟单位辞个行,再次表达我们的感谢,第一个电话顺利打完,第二个电话打过去,对方还没吃饭,和lily曾是一个办公室的老熟人,四年多没见了,大家都不见外,就让他过来和我们一起吃。我们又加了一个新的公安牛肉锅,等他过来再吃,如此算来,这已是今天晚上的第三餐了。哈哈哈,他来了,吃得很快,我们必须得赶火车呀,但饭菜确实好吃,又是老朋友相逢,新朋友再聚,倒也尽欢。只是,我们在短短的两个小时内,换了两家店,吃了三小顿,吃得真是饱呀!

     

    武汉挺潮湿的,洗完脸,不搽“香香”,也不会马上觉得脸紧绷,可不象在北京,水往脸上一拍,一会儿就吸收殆尽,赶紧再用点乳液什么的,否则哪敢出门。北京的这个季节,风吹在脸上已是瑟瑟的冷,而武汉的风吹来,带着点温柔的寒意,却不那么寒冷,真是好。

  • 2008-10-13

    血拼流水

    下班时,与几位女同事一起,刚进电梯,手机响了,我接通电话就说:“已经进电梯了,马上就下来。”随后挂了电话,有人问:“是你老公呀?”我应诺,有羡慕的感叹声传来。然后就出了电梯,然后就看到杨子等在大堂外的旋转门处,那一瞬,感觉他简直帅呆了,女人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真想一下子挽着他的胳膊,如同刚谈恋爱时那样,但想想正值下班时间,影响不好。

     

    之前,在办公平台上和他联系若干次,约他下班后一起去买床单被罩,这个男人借口层出不穷,就是不去,我软硬兼施,死缠烂打了半天,杨子最后回复:“给你一个小时,七点钟回家。”我回复:“下班后立即给我滚下来。”其实,公司的办公平台,所有邮件信息都有备份,信息中心可以从服务器上调阅所有记录,要是谁闲来无事,看到我和杨子的这段记录,不笑死才怪。

     

    我们就近去了金源,在整个“生活馆”里转悠了很久,终于选中了一套床品四件套,外加两个枕芯一个小抱枕,真不便宜,一个枕芯够在超市买十个的了,兴高采烈地拎回家。投资在家庭建设上,以舒适怡人为原则,善待自己和家人,我并不心疼。我们到家快八点了。

     

    一个国庆长假都憋着不花钱,觉得怪委屈的,这下钱花出去了,心里踏实了。

     

    有天中午和同事去喝“一品粥”,从办公室步行过去,回来路上我就直接拐进了新光天地,就是南希大锅那帮人经常出没的地方,连王菲都在此扫过货。在新光天地还是“华贸商场工程”的时候,我来过几次,建成后是第一次进来,感觉很不错。装修档次,空间格局,服饰的品牌层次,都明显比老牌商场要高出很多。北京的一些老牌商场也经常重新装修,但再怎么装修,都换汤不换药,档次上不去,就如同一个人洗个澡,化个妆,依旧是这个人,并不会让人眼前一亮,耳目一新。而新商场就不同,去看看卫生间就知道了,黑色的石材墙面,光洁的卫浴洁具,置身其中,不是不舒适的。

     

    从一层转到五层,没动心思,主要是不打折,翻看的衣服标价几乎都是四位数,有些品牌九折,但九折在我看来就是不打折。很喜欢新光的内衣区,厚厚的柔软的地毯,柔和的略显昏暗的灯光,有几件真丝睡裙很入我眼,妖媚柔和,可标价也很妖媚。最终我给杨子买了两双阿迪的袜子,总算不虚此行。

     

    周日上午开了个漫长的生产经营联席会,从早晨八点半一直开到下午两点,因为有经验,早晨吃完一碗稀饭,又吃了个鸡蛋汉堡,总算没饿扁肚子。这还不是最长的会,据说周六下午的务虚会,从下午两点开到夜里,散会后去吃饭,饭店都打烊了。端个饭碗容易吗,我们?

     

    经济形势再差,哪怕冰岛国家破产,我们小老百姓也要过日子。会后吃完饭,我和lily相约shopping。本打算去SOGO的,感觉路上耗时太长,干脆顺路进了甘家口大厦,每人购得长裤一条,没白跑。我又买了条黑色长裤,在黑色长裤序列里再增一条带暗花“锥子裤”(铅笔裤)。

     

    这下终于满足了,购物欲缓解了。其实,购物列单里还有计划呢,慢慢来吧。

  • 2008-10-05

    认同感

    人生中有很多无奈,最大的无奈,莫可奈何,莫过于:缺乏认同感。

     

    无论你讲出多少真知灼见,抑或人生智慧,抑或心得体会,抑或既有经验,抑或常规惯例,抑或潜规则,可面对的那个人,他有着自己的一套想法和理论,你感觉他的那套理论是如此的偏颇而不够开阔,如此的没有远见而不合前景,如此的自我而没有大局,当你说得口干舌燥,恨不得变成一只虫子钻到他的脑子里,恨不得找点王水彻底洗下脑......可是,你做的这一切都是无用功,甚至是负作用,唯一的原因,就是,在这里,你得不到认同感。

     

    认同感,往大里说,就是人生观、价值观和世界观。恋爱婚姻可以用这么个宏大的体系权衡一下,可是恋爱婚姻正当时,是一定不会去考虑什么人生观、价值观和世界观的,都昏了头了,还说这么玄乎的没用的,莫不是脑子出了毛病。而事实上,两个人投合,一定是在这些价值观念上是有认同感的,否则,来不了电。就像焦大不会爱上林妹妹,而贾珍很可能会迷上秦可卿。婚姻中,有个词叫“宽容”,而这个容度是建立在一个范围内的,价值观的范围,也就是认同感的范围,超出了这个范围,没办法,因“性格不合”,分手不可避免。就不说这个了,我能有什么深知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只是这么个感觉而已。

     

    认同感,更多的是体现在具体的事务上,或者说,不是体现在具体的事务上,而是体现在更玄乎的理念上。对,“理念”这个词,应该更确切些。当缺乏认同感时,无论你是说的天花乱坠,还是做得完美无缺,那都是Zero,零,鸡同鸭讲,噪音与无用功。妄图“摆事实,讲道理”,“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”,省省吧!缺乏的是一个共同的平台,怎么进行对话?反之,当拥有认同感时,哪怕你什么也不说,什么都不做,你依旧是NO.1,依旧是“我的人”,当真就是“无招胜有招”,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。

     

    似乎是很消极,NO,不是消极,唯一的办法是寻求认同感,而这个认同感,恰恰是最不容易得到的。那是一个从小到大的家庭环境,学习、生活、工作环境,见过的人,经过的事,等等一系列的内因、外因,各种物理、化学反应,综合作用而成的,是根深蒂固的,比浇筑了钢筋混凝土更顽固的,是骨子里的。可是,也有改变初衷的时候,而这种改变,只是一定程度上的妥协,或者是带着轻蔑的接受,而骨子里的,一点都没有变。

     

    如此看来,迎合,投其所好,似乎是唯一的出路,或者是捷径,事实上并非如此,一时或许可以,长久再不能。没有认同感下的迎合,最终,失去自我的同时,收获了轻蔑与无尊重。喜欢或是讨厌一个人,是否认同这个人,是能以某种物质或非物质的形式辐射到对方,对方是能感知到的,刻意的掩饰粉刷,是无济于事的,因为发自体内的某种辐射波已经泄露了你的内心。除非你是实力派的演员,演技过人,或者演得过于投入,不可自拔,暂时失去自我。

     

    还是很消极,不是有本书叫做《方法总比问题多》,鼓励人们积极主动地解决问题,而在我看来,积极与消极,都是解决问题的态度,而且都是有效的态度和方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