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晨晨大声地读着:“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...”

    我赞许地看着她,就听到她接着:“现—流—氓”,

    一蹦一跳地大声重复了一遍:“现—流—氓”。

     

    我哭笑不得!这都什么呀,哪儿学的呀?!

     

  • 2008-09-23

    “散” 文

    早晨,走出地铁站,一阵凉风吹过,“嗖嗖”的寒意。哦,秋天了。明天不能再穿短袖了。“秋冻”过度,易中风。

     

    在北方,没有明显的“秋老虎”,至少今年如此。当然早晚多寒意,中午艳阳高照,温差大。对于我这样早出晚归的上班一族,这种气候其实挺不好穿衣的。

     

    我最惊讶的是,刚开始下雨,大街上就有打雨伞的人(这是理所当然的事,为什么我会惊讶?)我一年四季极少带伞,除非出门时正好下雨,北京是个少雨的城市。我不是一个“晴带雨伞,饱带干粮”的人,觉得是负担,总不会因为没带雨伞而回不了家,也不会没带干粮而饿着自己,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。对于“晴带雨伞,饱带干粮”的人,并不觉得这是有预见性或者前瞻性,而是觉得大约是应变能力比较低,或者适应能力比较差吧。

     

    缺乏危机意识,从不“居安思危”,傻乎乎,乐陶陶,号称崇尚的是“见招拆招”,“无招胜有招”,甚至说什么“大音希声,大象无形”。或许这是60后与70后一个很大的区别。(现在都90后,谁还关注60后或者70后?)

     

    春有百花秋望月,夏有凉风冬听雪。心中若无烦恼事,便是人生好时节!

  • 对杨子说:“我想吃炖老母鸡,想喝浓浓的鸡汤。”杨子说:“现在没有活鸡卖了。”

    是的,自从出现禽流感后,北京再没活鸡卖了,我这个微薄的愿望也无法实现了。

    果然,晚上的餐桌上摆的是烧鸭子。我兴趣索然,一块都没吃。

     

    婚后,我和杨子也有过二人世界。但那时,大部分时间每周我们见一两次。我们都在各自的食堂吃饭。我有时晚上不在食堂吃,一个人在家,就糊弄过去,买点水饺、馄饨、泡面、凉粉之类的,烧一锅水弄熟就ok了,从来都没有碰过油和盐。要是杨子回来,杨子会炒两个菜,我俩津津有味地吃。其实,杨子的厨艺真是不敢恭维(尤其是那时),烧出来的肉吃在嘴里象一根根纤维,鉴于自己不做,对他我从不作要求,“己之不欲,勿施于人”,自己做得好,才可以挑肥拣瘦。

     

    记得01年的国庆前夕,新工程刚开工,他忙得不可开交,一个星期都没回来了。赶上国庆佳节,我央求他回来看看我。往常他都是晚上回家,大清早走,那天他说上午抽空回来吃午饭。我兴高采烈,去菜场买了一只活鸡,(我容易嘛我,我是个极少踏进菜场的人哪!)就放了点油和盐,一点生姜,扔进锅里炖。一上午我都在望穿秋水,不知道他几时到家,也不好总打电话催。锅里的鸡炖得差不多了,满屋鸡香,于是给杨子发了条短信:  鸡香满屋飘,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等郎归来。

     

    肉麻吧!呵呵,就是那么肉麻,还在婚姻的甜蜜期呢。尽管结婚两年了,可聚少离多,跟单身差不多。现在想想,那时加班那么多,在办公室的时间是在家时间的两三倍,甚至三四倍,除去进京创业初期奋发拼搏的原因外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:大家都“已婚单身”,没有家庭负担,全身心不扑在工作上,还能放在哪里?

     

    那时住的“团结户”,白天我们的屋子里通常都没人,哪怕是周末、节假日,加班的时候居多,一上午就我一个人在家,甜蜜地等待。门一响,我就冲过去,果然是杨子回来了,灰头土脸的,进门第一句话就是“真香!”我更是得意洋洋,总算把人给诱惑回来了!

     

    我俩甜蜜蜜地喝鸡汤,买的是最好最贵的母鸡,尽管几乎没有加任何佐料,仅仅是几个小时的火候,味道醇厚香浓,我俩吃得不亦乐乎。杨子在剩下的鸡汤中下面条,我俩吃得那叫一个肚子圆。真好吃呀真好吃,真幸福呀真幸福!

     

    现在想想,嘴角都是笑意。

     

    过两天,就是结婚九周年了!(我承认,我早婚,大学毕业一年多就结婚。)

     

    昨天看到一句有意思的话:婚姻是爱情的坟墓,可是没有这个坟墓,爱情就会变成孤魂野鬼,无处安生。

     

    我们的婚姻,当然现在是平淡期。两个人不再时时思念,目光搜索,如同左手握右手,可不也有一句话:左手疼,右手也会疼。是的,我们现在如同血浓于水的亲人,流淌在内心深处的,是深深的深深的不可分割的感情。

     

    静水深流!

     

    谨以此文献给我亲爱的杨子!

     

    相关博文:相信爱情否

  • 2008-09-10

    晨晨的话

    晨晨说:“我是老大。”

    我很配合地喊了声:“老大”。

    晨晨立即回了句:“二弟~~”

    & @ % # & & % 

  • 2008-09-08

    平淡

    生活如同一杯白开水,平淡,平淡,还是平淡。说什么“平平淡淡才是真”,经历了纷扰复杂的人才有资格说这句话,否则,那就是平淡,也叫平庸。

     

    不是没有波澜的,内心,有波澜,但波澜不惊。想得很多,脑子里千回百折,但没有动静,静观其变。也不是没有动静,不动静就是动静。

     

    大约是低潮期吧,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低潮期。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也是如此,翻了一下,有去年8月29日的博文为证: 间歇性神经病 ,So,不用再重复写了,就是这么个状况。博客原来还有这个功能,白纸黑字地让我明白:每当换季的时候,我都是有点抑郁的。

     

    需要一点成就感。这是症结所在。

  • 2008-09-03

    这些花儿

    终于照了张项目合影,电话抓回两个到新项目的人,再不照,恐怕没机会凑齐了,陆续又有几个要奔赴新战场了。

     

    这张每个人都笑得灿烂吧!

     

    下面这张是去年夏天在奥体项目照的合影。当时人好多呀,现在走了三个,另外,派到天津的,沈阳的,盘锦的,再凑不齐了。

     

    这张是去年十月华东游时在西湖边上照的项目第一批旅游合影。

  •  

     

  • 2008-08-27

    流水

    大约是后奥运综合征吧,感觉有点失落。残奥会还在短暂的等待中,可鸟巢和水立方的票都卖完了。

     

    中午去吃火锅,同事转正评优,十多个人一起吃火锅最有气氛,锅里永远是沸腾的汤水,放再多东西里面,瞬间又变成了沸腾的汤水,每当你觉得熟了可以吃了,锅里已经没有了。我不知不觉吃了好多,这会儿正撑着呢。

     

    又去烫头发了,这次是“辫烫”,在头发上编了无数个小辫,然后烫,刘海和发梢都是直的。效果我也说不清,反正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。

     

    在上海工作的同学携夫人来北京看奥运会,大家聚了一下,时隔十年,我居然还能一眼认出人来,表现不错。席间,大家热烈地讨论比较热门的话题,关于股票的话题持续时间最长。我最近是不是有点话痨,好像在抢着说话。以后还是少说点好。

     

    博客写得有一搭无一搭的,都有点提不起精神写了。

     

    有点高兴不起来,如同这天气,不晴不阴。

  • 昨天早晨,弟弟从南京站接到我,载着我在南京某些道路上行驶的时候,我并没有怎么感觉自己回到了南京,没有什么印象了,毕竟十年了。今天下午,当我在出租车里,看到了那些熟悉的粗大的梧桐树,记忆一下子涌现,是的,这就是我踩踏过无数次的中山北路,多少次来这里逛夜市,多少次在这街道上逛来转去。立即下了出租车,步行,寻找曾经的记忆。

     

    所有的门面全部改头换面了,除了一两个大商场,可全部门面都能找到十年前的痕迹。哦,大约在这个位置我曾经买过皮靴,大约在这里我曾经买过T恤,买过牛仔裤,在这里我买过张国荣告别演唱会的磁带......十年前的记忆隐隐约约却似乎很清晰地浮现。这个影城换了名字,我曾经在这里看过我的第一部美国大片《真实的谎言》,何其震撼,何其激动,施瓦辛格口衔一枝玫瑰花跳探戈,记忆何其深刻,这么多年来一直是我印象中最震撼最完美的一部大片,无可能及,即使是不久后再看的《泰坦尼克号》。

     

    就这么一直步行,母校的轮廓隔着梧桐树叶逐渐显露了出来。没有太多的激动,踏进母校的门,暑假期间很安静,一切都是老样子,好象这十年的时光并没有怎么流逝。教学主楼门厅处的那面镜子还是立在原处,主楼后的那片园子里依旧站立着女娲的那座雕像,往操场走的那座小桥下面的臭水沟依旧是臭水沟,更惊人的是宿舍区几乎完全没有变化,女生宿舍、一号楼、二号楼的牌子还是以前的那块,食堂还是老样子,天哪,十年了,都没变!母校门牌依旧是一块大小一样、白底黑字的木牌子,连字体都一个样!大概是全力发展新校区了吧?

     

    约了肖儿、阿梦、雷子、小费共五人在狮子桥碰面吃饭,大家陆续到了,阿梦瘦了很多,漂亮了,肖儿依旧那么瘦,身材一点都没有变化,雷子成熟了很多,小费变化也不大,就是走在大街上都能认出来的那种,尽管十年没见了。曾经玩乐队的雷子,记忆中似乎有点“愤青”,如今成熟了,回归主流,而他见面问我的是:“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去过韩国?”难道我大学时的形象真的那么不堪?不就是戴了副大黑框眼镜,不就是比现在胖一些?我就当这是很含蓄的夸奖吧,毕竟我可都是原装。

     

    席间自然回首当年,很多细节都留在记忆中,我就记得大一那年练习大合唱,我们学校唱的是《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》,后来系里的文艺演出,我们女生参与的舞蹈,背景音乐是梅艳芳的《烈焰红唇》,男生表演的是舞蹈,解晓东的《打开电视》,大班的三个男生合唱李克勤的《红日》,多少年来都如此清晰。可有些就象从记忆中被冲刷了,被大家一致提起,才模糊有点印象。啊?那谁原来是追过谁的,那谁在宿舍的床上很文艺地说了句“我的心里有一把锁,谁都打不开”,那谁曾经因情痛苦不堪。。。。。。真有这些事情吗?我怎么不记得了?似乎又有那么一点点印象。

     

    十年来,大家的联系并不太多,我们班真正做专业的,现在都还混得不错。而我,十年都没有换过单位,大约也是不算多见的吧(也不少见)。

  • 每当我买到了心水的新衣,我就无比欣慰地对自己说:生活真美好!

     

    是的,生活很美好,源于我新买的两条连衣裙。样子非常简单的那种,裙摆刚好到膝盖,要是不加腰带,简直就是个布桶。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布桶,穿在身上,还是挺那啥的,总之,到目前为止,我还是比较满意的。至于三天后,是否还满意,另当别说。

     

    我、olina和lily三个人在金源汇合。现在买衣服,我有点懒得再去北京的那几家老牌大商场,中友呀、君太呀、华联呀、长安呀,百盛和SOGO也很久没去了,尽管每家我都有她们的会员卡或者积分卡什么的。喜新厌旧是人的天性,不论是衣服还是卖衣服的商场。再引申之,“兄弟如手足,妻子如衣裳”,SO,对妻子的新鲜感不是恒久远的,哪怕是白雪公主也不要心存幻想。但也不要因为看清了这个真相,就对生活失去信心。只要不期望值过高而胡搅蛮缠,身边又没有足够的诱惑,相濡以沫的一对夫妻,到后来就是一对手足,相伴人生漫漫旅途,也是平凡的人间常态。

     

    olina一开始就说:“你们去逛吧,我看电影。周二电影半价,看一场才25元,跟你们逛,不知要花几十场电影出去。”果然,在她离开金源的时候,她大约花了四十场电影,我生怕她怪罪到我头上来,她在江南布衣一举拿下三件衣服后,再去买那条很细很细的皮带时,我忍不住说:“别买了,别买了,太奢侈了吧。”我是将那条细带子换算成七场电影了。

     

    其实也不奢侈,都是打折的夏衣啦。要是没有折扣,看都不看一眼的。我差点买了一件打完六折还要1200的连衣裙,在买到两条新裙子后,我就不再惦记了。这些年来,我也收集了些衣服,可看来看去,怎么都是些乱七八糟的破衣褴衫,哪件出得了色,哪件可以穿上身?女人永远都面对同一个问题:哪怕衣柜里有穿一个月都不重样的衣服,依旧觉得明天没有衣服穿。

  • 2008-07-27

    晨晨语录

    我在喝咖啡,晨晨凑过来,我威胁说:“小孩不能喝咖啡,不然就睡不着觉,做噩梦。”

    晨晨对曰:“睡不着觉,怎么做噩梦呀?”

    我无语以对。

    晨晨说:“一看到咖啡的颜色,我就想吃巧克力了。”

    丫头最近幼儿园的体检,查出了龋齿,特地带到医院清洗牙齿,补牙,吃了些苦头,很自觉地不吃零食了,巧克力就更没得吃了。好在有西瓜吃。

    关于儿童龋齿,以前不是很重视,这次专门上网查了,危害还真不小,乳牙龋齿严重的话,牙神经受损,恒牙也会有病灶,甚至会影响脸型什么的,反正不能无所谓。

  • 2008-07-23

    碎碎念

    “年纪大了的女人,若不能德高望重,就难免面目可憎。”那么,为了不面目可憎,唯一的出路只有德高望重了,可难度也很大。而且,德高望重也不是我的目标,太慈祥的一个词,会很显老的。可又过了装嫩的年纪。

     

    总之,有点不甘。就像不甘夏天“倏——”地即将过去,我还没买几件新衣裳呢。每年到了盛夏的时候,我就焦虑夏天会过去,也没到焦虑的程度,就是隐隐感觉夏天要过去了,夏天要过去了,可又阻止不了夏天过去的步伐。夏天多么好呀,如同如日中升的青春岁月。知道很好,要珍惜,可又不知道怎么珍惜,更要命的是:无论珍惜不珍惜,夏天都是要过去的,青春也总是要流逝的。唯一的区别是:夏天今年过去了,明年还会再来,而青春永远不再回来了。

  • 2008-07-13

    赤壁

    在万达影城看的《赤壁》,有点失望,也不算很失望,因为对吴宇森也没有特别的期望。我对这部片子的评价是:没有我想象的精彩,情节过于拖沓,但也不难看。

     

    当金城武演的诸葛亮亮相的时候,一口软软的台湾(?)普通话,有种说不出的怪异,有点滑稽,后来在一个夜幕下,金城武饰的诸葛亮和赵薇饰的孙尚香(孙权的妹妹)在窗前会话,我更觉莫名其妙,我没听清楚他俩说了什么,因为要呵斥晨晨不让她太闹给错过了,但我想他俩说什么都不太合适吧(劝孙尚香嫁给刘备?)那么个场合,孤男寡女的(原谅我的不纯洁吧)。

     

    有点看头的是梁朝伟饰演的周瑜和诸葛亮同时出现的场景,有点意思。我好喜欢梁朝伟的这个造型呀,帅呆了。可笑的是,我还以为发生了件天塌下来的大事,原来是小乔(林志玲饰)的马难产,诸葛亮去给马接生,然后林志玲(小乔)娇滴滴地对刚出生的小马说:“站起来,站起来”,要不是晨晨在我身边闹,我恨不得笑个天翻地覆,这么不靠谱!这都是谁编的剧呀?吴宇森这是哪出对哪出呀?

     

    周瑜(梁朝伟)和小乔(林志玲)缠绵了好几分钟,这周瑜也太儿女情长了吧,而曹操一心打到江东来,也就是为了这个小乔。张丰毅演曹操,还算靠谱,始终没让我笑。尤勇演的刘备,怎么看都象个没归顺的梁山好汉,靠谱不靠谱呀?

     

    两个半小时的漫长唧唧又歪歪,赤壁之战还没开始打了,那个著名的“火”字还没出来,原来要“下回分解”。据说大约今年12月份出下集。我还去影院看吗?还真没谱。

     

    晨晨在影院里忍耐了两个半小时,终于等到电影放完了,结果还摔了一跤,把膝盖给弄破了,泪珠子掉了无数颗。

  • 我接触过情商高和智商高的人,各有特色,各有千秋,我个人认为,都挺好的,都是成功的。

    本来想好好分析一下,写一篇对比性的文字,自己想的时候,觉得挺有意思,再想,还是别写了,怕有人自动对号入座,那就不好了。

    我说的情商高并不意味着智商低,智商高也不意味着情商低,只是其中的一项更突出,所以才有比较好的现象和结果。要是完全偏重了,我估计效果会很有趣或者很糟糕。

  • 2008-06-24

    飒爽英姿

    未征得另四位女士的意见,就偷偷把照片传上来了,但愿她们不会知道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那个歪戴帽子傻里傻气的就是俺啦。右数第二个就是常在我博客里出现的明灯lily啦。

     

    我们是在37层悬挑层,楼板下面空空如也,悬在一百多米的高空,但我们身在其中,很踏实,完全没有感觉。常常想,这个角要是有一天掉下来,多可怕呀。呸呸呸,要是我们自己都这么想,那还得了?当然不会掉下来的啦。结构专家,力学专家论证过多少次了嘛!

  • 2008-06-18

    读书及其他

     这两天读的书是《中国的人心和文化》,是一个心理学家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心理分析,“中国文化源流,道为其本,儒法影响最大;法家是支兴奋剂,效果显著,但伤身;儒家败坏后成为精神枷锁,仁爱之树上结着恶果累累。”很多思想深得我心,当然也有一些我不见得完全赞同。我爱看的书,如果不是小说的话,一定是这样能引起我共鸣的思想类的文字。

     

    看书,端正地坐在椅子上我肯定是看不进去的,只有躺在床上,用小被子盖着点儿,我才能入神地看书,这种特定的方式,也是我的一大陋习,让我少了很多读书的机会,因为如若有这样一个时间可以躺在床上而不用睡觉的话,最容易做的一件事情就是顺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了。最近多了一种读书方式,那就是在地铁里,无论站着或坐着,我都能读进去书,这是我的一大欣喜收获,善哉善哉!这样一天就可以读一个小时的书,快哉!

     

    这几天不知是什么星座主事,我又拿起了那本已经翻得很破旧的,纸张都发黄了的《红楼梦》,看得还是很入味。晨晨总在打扰我,我最怕的就是她碰我的书,这本老旧的《红楼梦》也是八年前在书市上买的,太脆弱,经不起她的一丝折腾,在我眼里,这本书弥足珍贵。小丫头不懂得爱惜,所以我非常严厉地向她教训:不许碰妈妈的书,千万不能弄坏妈妈的书。这丫头很少能看到我如此严肃严厉的样子,竟真的忍着不来打扰。

     

    这几年,我很少有喜欢看的书,要求得多了,共鸣的少了,上网多了,书籍少了。我把最近的爱看书勉强归结为:北京下了几场雨。似乎没有多大的联系。我最喜欢雨后的北京城,清新、翠绿、凉爽,更适合出去散散步,也适合偶尔的瞬间的思考一下人生。

  • 2008-06-07

    论语

    最近,在地铁上看的书是《论语》,看得还挺带劲。

     

    早在2000年,我就从劳动人民文化宫的书市上买了好几本这种古籍版经典丛书,挺喜欢这种版本的,藏青色的封面,严肃认真有经典感,薄薄的一本容易携带,特别适合我这种肩不能背,手不能提的人。买之后也没怎么认真看,记忆中是把《论语》和《孙子兵法》从头到尾研读过的,《吕氏春秋》也看了几篇,当然没有我看小说的进度,我看小说那叫一个神速。之后一直放在书柜里没有碰过。

     

    现在重新翻出来,自然有于丹老师走红的因素在里面,事实上,我挺喜欢于丹老师的,尽管她讲的论语,我一次也没听过。《百家讲坛》是我喜欢的一个节目,是央视有点文化含量的节目,可惜我很少能碰巧看到。

     

    在地铁里研究了几天人之后,我也腻了,还是改成研究古籍吧。短小精悍的小篇幅文字最适合地铁的阅读场所。我发现几年前我读这本《论语》时,还忍不住在书上做了点小注解,正是这若干页中的寥寥数语的注解,提醒了我曾经是通读过这本论语的。

     

    孔夫子那些经典的哲理的论语我先不说了,大家也都知道一些,这位几千年前的先贤是睿智的。同时,看了《论语》中的若干篇幅后,我觉得孔夫子其实是个挺圆滑的人。对君主很愚忠,有点盲目崇拜,也看不起某些人,有些自己的调调,讲究一些形式上的东西。颜回是他最喜欢的学生,颜回死了,颜回的父亲“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”,孔子觉得自己当过士大夫,“不可徒行”而不答应。倒不是说他有什么错,相反,让我看到了一个平常的人的思想,而不是那么高大全的没有七情六欲的光辉四射的完美形象。

     

    其实,我最喜欢的还是老子、庄子,那种顺其自然、无为而治、小国寡民、老死不相往来的思想最迎合我的懒人哲学。我要好好读读这两本书,为自己的某些懒惰行径找到更充分的来自于几千年前的理论依据。

  • 清早来上班,办公室门没锁,心想,昨晚开始打2000的混凝土,他们一定加班到深夜,上午多睡一会儿养点精神。戴上安全帽,我往施工现场去了。一到才看到,大家都还在这里呢,老陈、三马,还有工长、质检、机电、材料,都在呢——他们已经在这里工作整整一个通宵了,还将继续工作下去,顺利的话,今天晚上能睡上点觉。顿时,我为自己昨晚睡得那么香甜感到内疚。我舒适地在家休息着,而他们,一直都在这里坚守岗位!(如同,每次想到灾区受苦的人民,我都觉得我们安逸的生活太值得珍惜。)

     

    其实,昨天下班的时候,我是考虑留下来的,但混凝土到夜里十一点左右才能到,也就意味着我得在这里守五个多小时才能进入紧张的工作状态,有老陈和三马在这,我还是今天早点来接班吧。看着他们依旧精神地在现场指挥,我深受感动。泵管里喷射的混凝土溅到了我的牛仔裤裤管上,斑斑点点,甚至溅到我的脸上,有一时刻三马在抹脖子,我在抹脸,我俩相视而笑。

     

    现在的年轻人(我又卖老了),敬业精神有几何?想当年(看,卖老!),无论在公司机关,还是在项目,通宵加班的事情对我都太寻常。刚毕业那年,下项目,底板混凝土浇筑,我通宵在那里收小票,从来没觉得累过。后来在机关投标,灯光漂白的四壁,连轴转,一两年里,几乎没几天在正常时间下过班,交标前夕,常常一周之内都连轴加班到凌晨一两点,三四点直至通宵。直到交标后,才觉得疲倦。睡一上午,起床收拾屋子洗衣服,第二天又精神抖擞去上班了。完全是心甘情愿地做着,就是那么有责任心,就是想把事情做好,多学点东西。

     

    现在毕竟还是年纪大了,家庭负担多了,岗位也不同,很少晚上加班了,说的寒碜点,很怕晚上加班,加不起班了。熬一次夜,两天都缓不过来。晨晨学钢琴,又给我戴了个紧箍咒,我不在家,她就不好好练琴。

     

    此刻,我回到办公室,而他们,依旧在现场指挥。这是目前国内最大最高水准的演播厅,我们在这座超大钢厦中施工的27个演播厅中最重要的一个,不久的将来,也许每天我们都能在电视上看到我们的劳动成果,回想起我们曾经为之付出的努力,我们会因此而自豪吗?应该会的。

  • 2008-05-13

    这般辛苦

    一夜无眠。

     

    不是因为地震,是因为昨晚九点多的一个电话,得连夜准备汇报资料PPT,到凌晨四点,好不容易写完了一篇,家里的破电脑突然罢工(关键时候掉链子,是普遍规律吗?),资料丢失过半,气得&×&%¥#@。那个折腾哪!

     

    清早七点赶到项目,完成了汇报资料,通读了两遍,I’m ready,尽管黑眼圈,但精神还行,抖擞一下响亮地完成汇报还是没问题的。结果,又一个电话过来,领导不来了,转道去数字大厦了。顿感解脱的同时,又有深深的不值。我的这般辛苦呀!

     

    罢了罢了,实在扛不住了,准备回家睡觉。

  • 2008-05-05

    犒劳自己

    我犒劳自己的方式很简单,很频繁,很随机,但重要的是,很有效,总是能得到愉悦和满足感。

     

    我常到西饼店里给自己买一小块面包或者小蛋糕之类的,一定要样子精美有食欲的那种,然后狼吞虎咽之,很满足,觉得生活很美好。(有时借口给晨晨买,结果被我自己干掉。)

     

    我也会给自己买一串烤肉串,最多的时候一下子吃三串。可惜阜成门有家烤串店不见了,他家的肉串味道最好,深得我爱。

     

    有时是一个冰淇淋。有时是一袋话梅。有时是一杯咖啡。买巧克力还是比较克制。

     

    有时是买一本杂志,买一本盗版书(比买正版书让我兴奋,因为正版书只要去书店或者当当卓越就会有,而盗版书只能靠碰,碰上了才有)。

     

    当然,买新衣的愉悦能持续得久一点,至少能持续到穿新衣的第一天。

     

    我去超市,买的东西95%以上都是零食。但这种常规的购物我不觉得是犒劳自己,采购而已。我所谓的犒劳,就是突发而想的一个念头,事前没有计划过,然后就去实现之,是谓犒劳。

     

    可见,我是个多么简单简约的人,而且容易满足,而且知道怎么让自己满足。

  • 一家三口去星美看《功夫之王》,晨晨咳嗽,影院开了冷气。半途,晨晨说:“我不想看了。”我立马抱起晨晨就出去了,杨子看完电影后和我们会合。 

    可见,我是个贤妻良母呀,终于找到自己是贤妻良母的证据了。如下:

     

    一、贤妻的论据

    我极其讨厌看这种打打杀杀的片子,两个打杀的(成龙、李连杰)凑一起了,我更加无法忍受,可去看《功夫之王》是我的提议,而且“三陪”:亲自风尘仆仆地赶过来,亲自排队买票(那么多人在排队),亲自坐在里面看,尽管没有陪到电影结束,但已经陪得很到位了。我这样照顾老公喜好和感受的老婆,“贤妻”舍我其谁?杨子当然看得津津有味,李连杰是他偶像吧(我猜的),成龙大概也是。(我还是挺喜欢李冰冰白发魔女的造型,很冷很美丽。)

     

    二、良母的论据

    做什么都想带着晨晨,逛街看电影她要是不带在身边,那是完全踏实不了的。坐在影院里,怕她被冷气吹着,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她腿上(杨子的外套包着她的上身了),其实我本身是很怕冷滴。之前听说这个片子跟孙悟空有关,晨晨喜欢西游记,所以才带她来看。她一说不想看了,立即抱着出去了。然后带她去喝豆浆,吃手抓饼,满足她的一切要求。什么叫掌上明珠?什么叫心肝宝贝心头肉?(因为她咳嗽,所以才格外宠惯。)

     

    论证完毕,杨子同学要好好读一下这篇博客。(不知他现在还看我博客否?)

  • 每到节假日,博客上总是很冷清,可是,几乎每逢节假日,我的日志反倒写得勤快些,无论是五一、国庆,甚至是除夕春节,我似乎没有多少节假日的概念。多年来,习惯了。

     

    节假日对我来说,意味着不必早晨六点起床而是拖到七点,不必八点之前到办公室,而是拖到九点。三天假日,我休一天。过惯了苦日子,虽没乐在其中,却也只能以苦为乐了,说到底,习惯了。

     

    博客,其一功能是记录生活,那么,回顾一下往年今日的博文吧,恰巧都发了晨宝贝的照片,有点意外。看来,尽管在加班,我还是心不在焉的,内心深处想着的是自己的宝贝小女儿,呵呵,不小心暴露了。 

     

    07年五一

     

    06年五一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08-04-24

    絮语

    这几天很有点累。每天坐地铁从西四环外窜到东三环边,看着这座举世瞩目的大钢架在空中合拢,从18层一层一层地走下来,看到浮筑地面的每一道工序,梅森减震器的柔性连接,ISOVER的声学控制构造,腿已经如同木棍般直硬,但心里很充实。我想过挑战52层的顶层,但以我弱小的体力,估计得借助电梯了。感谢三马,没有他的带领和讲解,毫无疑问我会在这座建筑里迷路。

     

    我的适应性还算可以,从简入奢,由奢返俭,不需要任何过渡,调节自如,有着一颗想做事,做成事的心,其他的外在条件都是可有可无的。两年半内,这是我的第三个项目,三种完全不同的类型,总包、市政、甲指分包,尽管说过常做常新,可我知道想真正达到这种境界,也是需要自我调节的。不管怎样,保持积极的心态,不放任自流的同时顺其自然,期待水到渠成的境界,就这样吧。有个很真实很朴素的哲理是:一切都是天意!

     

    想起晨宝贝的一句话:妈妈,我不是在做梦吧,这个梦都两天了,还没有醒吗?(看着新买的钢琴,晨晨说的。)

  • 2008-04-20

    关于升级改版

    悄然发现新浪博客升级改版了,应该是往好的方向改吧,至少评论可以回复了,这点很好,增加了更多直接的互动,比起小纸条来,更适合我这样不怎么主动的人。以后的博客评论我基本上都会回复的。

     

    被迫上传了一下小照片,以前是一本书外加一支笔的固定模板,我觉得挺好的,写博客不就是一个本子一支笔嘛,可惜改版后消失了,留下个新浪的水印图标。上传了晨晨的小照,这是为人父母者的惯用技俩,也是唯一傲人之处。

     

    日期模块消失了,不太好。我其实经常看这个模块的,看一下这个月内我写了几篇。

     

    我把版式设成三版,看起来要省力一点,部分模块拖到右边,也方便查看。

     

    博客风格我试用了好几个,还在继续探索中,总体来说新版的风格更偏向于清新浪漫,我现在所用的风格是我懒于更多的尝试后的一个选择,还不是我最理想的状态。

     

    做任何事不都要认真吗?哪怕没有领导监督,也没有薪水奖金发,自己愿意做的事情,还是要认真地对待。所以,我的博客我是认真对待的。

  • 每天清晨上班的路上,看到花红柳绿的春意盎然,嫩嫩柔柔的新绿叶儿,深深浅浅的树树红花,心情既平静享受又一丝丝的遗憾,总感觉自己在忙忙碌碌中辜负了春光。
     
    可怎样才不是辜负春光呢?自己也不明白。难道我下车躺在花草丛中呼吸清晨的清新空气,那还不被当成神经病了?或者去踏青爬山游园,这些都是不辜负春光的直接表现,可有点时间,就只想在家里待着赖着,楼都懒得下,街也懒得逛,哪儿也不想去,只有自己的家和床最舒适。
     
    有点想过每天都吃喝玩乐的日子,可又想:偶尔为之,会愉悦快意;每天为之,必定厌倦无聊。所以,美好的事物,都不要过,有点点短缺最诱人。极大的丰富了,就贬值了,失去了美妙的感觉。
     
    于是,心情就亮堂了起来。突然之间,觉得自己很幸福很美满,缺憾和不足都消弭了,单调的日复一日,春去秋来,都被赋予了平实的含义,岁月就这么平静地流逝吧!
  • 2008-04-09

    甜蜜蜜

    《甜蜜蜜》,孙俪和邓超主演。看了两三集。愿意看。
     
    近年来,对爱情片不感兴趣,偶尔冷笑着看几眼,兴趣索然。但我爱看帅哥,裴勇俊演,我就爱看。这次看,不知道是不是喜欢邓超阳光冷峻的外形(阳光和冷峻好像是对立的,我为什么用这两个词来形容呢?)。杨子嘲笑我说报纸上都说了,这个片子很假,穿帮太多。可还是喜欢片子里沉蕴的那种感觉,真诚的爱恋吧,刻骨铭心的恋爱,至少在他们那个阶段。
     
    邓丽君《甜蜜蜜》这首歌,实在是太经典!张曼玉和黎明演的电影《甜蜜蜜》,我是在影院看的,当时没有什么感觉,剧情全忘记了,多年后才知道这个片子也是经典的,至少是张曼玉比较经典的作品。
     
    生活和工作都乏善可陈,于是乱七八糟写了上面这些字,充一篇博客。
  • 2008-04-05

    满心欢喜

     我要是做了一件什么事,不说出去,杨子也不是很爱倾听,又不能写在博客里,那么我感觉就要憋死了。博客综合症吧。但必须信守诺言。
     
    尽管被没收了一小瓶隐形眼镜护理液,我还是了了一桩几年来的小小心愿,跑了点路做了件新鲜事,吃了好久都没吃的香辣蟹,买了件风衣,有时间欢畅地和朋友聊了很多天,总之,有点点疲惫却满心欢喜。
     
    其实,挺感谢的,大力的支持者,默默的支持者(杨子),有经验的职业者。
  • 2008-03-31

    黄金罗盘

     
     
    刚看的这部电影,一家三口一起看的,是晨晨第一次看电影,值得记述一下。
     
    这种片子,必须在影院里,尤其是星级影院里,才能感受到宏大的冲击性和精致华丽的场景美,是我曾经看不明白的魔幻片,和《魔戒》、《哈利波特》属于同一类型,前两部我都是买了正版碟回家学习,很惭愧地说,一直没看懂。这次,在影院里看《黄金罗盘》,很吸引人,我总算是看明白了。我想,这种片子注定是要出续集的,要是真出了,我一定还带晨晨去看。
     
    我非常喜欢影片里人物华丽的服饰、金碧辉煌的日常用品及宏大宽敞的建筑,喜欢小女主角的模样,对奥斯卡影后妮可. 基德曼的演技表示认可,对魔幻的故事情节产生了兴趣,对冲击性的视觉效果也能接受,总之,感觉还不错。晨晨看得很入迷,113分钟的片子从头看到尾,紧张的时候坐直了身子,可怕的场景出现她就捂上我的眼睛,样子特可爱。
     
    但这种片子有个特点,那就是:看的时候觉得特别好,但看过了就看过了,走出放映场也就没感觉了,不象《色戒》或者《苹果》,总是引人深思,半天从影片里出不来。或许这就是商业大片与文艺片的区别所在吧。
  • 2008-03-28

    乒乓球

     最近每天中午吃完饭,都打一会儿乒乓球,短则几分钟,长则半小时,此刻,尽管窗外灰暗阴冷,我却满头大汗。对于我这种从不运动的人,项目上有了这个乒乓球台,真是福音。
     
    我的乒乓球艺当然倒数,但对于自身来说,已经进步很大,但依旧是球没有力量,不会扣球,控制不了手型,所得非所想。
     
    运动是能带来快乐滴,很快乐。很大的笑声,很放松的表情,很直白的胜利,很好很有益。
  • 2008-03-13

    309

     到处找309的博来看,每看一次,心情跟着激荡一次,可惜,可惜,我没能在现场,没能分享,没能。。。。。。
     
    看到了很多诸如:哭泣、啜泣、拥抱、失语、静默、寂静、震撼,等等,诸如此类的词语,我知道,这就是现场所有人共同的感受。
     
    为红尘琐事所累的我们,为什么就不能抛开这一切,参与到这场盛宴中来呢?
     
    还会有下次,但愿不要错过!